返回

萬古神帝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391章 劍魂凼異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青山神杖,是逆神族五根神杖中最強的,由大長老執掌。

    青山神杖氣息的出現,讓張若塵感覺到萬分意外。

    除了太清祖師和玉清祖師之外,竟還有修士找到了劍神殿?

    大長老在何處?在劍源神樹下嗎?

    張若塵不敢確定,因為那種層次的人物,哪怕留下一道影像,也能存世天地間。

    張若塵全力催動真理神目,也使用無極神道感知,但,難以穿透光雨,無法到達樹下。

    這時,變故發生。

    “轟隆!”

    那桿被鎮壓了的黑色戰器,擊穿血泥大手印,沖天而起。

    它形似一桿槊,速度極快,空間隨它飛行而凹陷。

    血泥人沉哼一聲,手臂一動,一條血色河流蜿蜒的飛出去。河中神紋如劍,將黑色戰器纏繞,拉扯到他手中。

    劍魂凼所在方位,發出一聲高亢而憤怒的長嘯。

    嘯聲蘊含震懾神魂的力量。

    血泥人左手抬起,捏成指劍,向劍魂凼一指。

    “嘩!”

    一柄千丈長的血色神劍凝聚出來,攜帶千萬道劍光,擊向劍魂凼的茫茫黑云中。

    黑云被破開,劍光所向披靡。

    一座黑色幽潭,出現在云霧后方,像一只巨大的眼睛,與血色神劍碰撞在一起。

    血色神劍爆開,化為血氣。

    所有劍氣,皆被那只黑色眼睛吞沒。

    那只黑色幽潭般的眼睛,似蘊含攝魂之力,陣法中的諸神皆搖搖欲墜,神魂在被抽離,從身體中飛出。

    “守住神魂,莫要看它。”

    張若塵立即運轉陰陽十八局,以十八座陣法世界衍化成十八面盾牌,抵擋那股可怕的攝魂力量。

    在運轉陣法時,張若塵緊盯劍魂凼所在方向。

    發現,那只黑色幽潭般的眼睛下方,有一片陰影。陰影中,站著三道身影,其中一道,赫然是郭神王。

    郭神王居然與邪異走到了一起。

    這是合作,還是臣服?

    如果是后者,那么劍魂凼中的邪異未免太可怕。

    另外兩道身影,一道是一個女子的影像,看不見容貌,像是黑色剪影,身材極為高挑,線條充滿美感。

    另一道,是一只大鳥的形態,亦是黑色剪影。

    雖是兩道剪影,但氣勢都很強大,是封王稱尊的層次。

    簡直太驚人,包括郭神王在內,一次性現身三尊無量。還有一只黑潭般的眼睛,其主人修為更是深不可測。

    誰能想到,深藏黑暗大三角星域中的劍神殿,隱藏有這么多的神王神尊。他們若是執掌劍神殿,降臨外界,必然引起軒然大波。

    張若塵十分懷疑,類似七十二魔神石柱、劍神殿這種始祖留下的古跡,會相繼出世,走出更多翻天覆地的強者,干預當世。

    如巫殿、媧皇宮、阿修羅神山、妖祖嶺、崆明墟、龍巢……

    許多被億萬年歲月掩埋的古地,未必已經消逝。

    就像劍神殿和七十二魔神石柱一般,很有可能,只是藏在類似黑暗大三角星域和北澤長城這樣的秘地。

    至于各界、各族的始祖界,更加不可測,或許有著更加令人生畏的力量。

    真正的亂世,正一步步到來。

    “地魔雀說,那股召喚力量更加強烈了!”白卿兒向張若塵傳音。

    張若塵目光鎖定向那只大鳥形態的黑色剪影,覺得它的輪廓,與地魔雀有幾分相像。難道地魔雀的感應,來自于它?

    來自于一位強大的邪異?

    血泥人與那只黑潭般的眼睛交流,兩者身上氣勢越來越強勁。

    黑色云霞與血色氣霧對沖在一起,形成一道道雷鳴般的轟鳴聲。神力對撞,空間沸騰,將劍源光雨都沖散了許多。

    “有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便是,逼我們退出劍神殿,休想!”

    天梯的一截截石梯飛起,化為萬柄戰劍,斬入劍魂凼。

    郭神王那道大鳥形態的黑色剪影,齊齊釋放神力,衍化出神通,形成黃泉長河,和密密麻麻的石山,將石梯擋在了劍魂凼外。

    那里碰撞聲激烈,神力波動強橫得恐怖,煌煌如要滅世。

    白卿兒出現到張若塵身旁,道:“很奇怪,看這情形,劍魂凼似乎要連同天梯和血泥人一起驅逐出劍神殿。”

    “天梯和血泥人,與劍魂凼中的邪異,共處了這么多年,相互都無法奈何對方。劍魂凼突然這樣強勢,的確有些奇怪。”張若塵道。

    池瑤道:“難道是郭神王的加入,讓劍魂凼有了更大的底氣?”

    “恐怕沒這么簡單!”張若塵搖頭,道:“按理說,劍魂凼應該坐山觀虎斗,才是最好的選擇。但他們完全沒有將我們放在眼里,甚至不懼我們和天梯、血泥人聯手,這是多一個郭神王能有的底氣?”

    白卿兒道:“我嗅到了不同尋常的氣息,傳音兩位祖師,我們還是退出劍神殿吧!”

    明明地魔雀的器靈感覺到了強烈的召喚力量,白卿兒卻能克制自己,迫切想要離開。

    危險氣息太濃烈了!

    其實,張若塵對危險的感知更加明顯,心緒不寧,仿佛有一雙無形的眼睛在盯著他,但他卻看不見對方。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人類,看著地上的螞蟻。螞蟻生出了感應,但環顧四周,看不見人類在哪里。

    只因,兩者根本不在一個層次。

    張若塵向兩位祖師傳音,但,沒有回應。

    “糟了,不對勁。哪怕兩位祖師在破境的關鍵時刻,也應該能分出神念回復我。”

    張若塵臉色終于變了,將陣法交給葬金白虎,又向修辰和紀梵心傳音,讓她們必須以最快速度掌控天旗。

    “這它帶上!”

    洛姬追上張若塵,凝白的手掌攤開,半座逆神碑,從空間中顯現出來。

    另外半座逆神碑在洛姬手中,張若塵一直都知曉。

    池瑤和白卿兒卻是第一次見到,不禁對洛姬刮目相看,以前竟小覷了她。

    張若塵帶上這半座逆神碑,以天尊字卷和《六祖釋禪圖》護體,身穿附體甲,全副武裝,沖出陣法,趕向兩位祖師的修煉地。

    附體甲擁有強大的神魂防御力。

    張若塵身上一個個天尊神文飄浮,金色菩提樹如影隨形,穿行在混亂的神力波動中,沖向劍源光雨最密集地帶。

    劍魂凼中,一道神念,鎖定到他身上。

    那道女子模樣的黑色剪影,手持一只笛,吹奏悠揚笛聲。

    劍神殿中,掀起凌冽風勁,伴隨黑色云霞,直向張若塵涌去。

    是音波和魂力凝成的異象,直接攻擊張若塵的神魂。

    “嘩!”

    一個個天尊神文越發明亮,將涌來的風勁和黑色云霞阻擋,無法靠近張若塵。

    《六祖釋禪圖》懸浮在頭頂,擋住了密集的劍源光雨,張若塵來到兩位祖師的近處。發現,他們身周有強勁的神魂波動,劍鳴聲不絕。

    天劍魂離體,不斷斬向虛空。

    張若塵立即停步,知曉兩位祖師這是遭遇了未知的神魂攻擊,正在斗法。

    張若塵若不使用真理之心的力量,根本看不到天劍魂,也感應不到神魂波動,只能感受到無形的肅殺。

    冒然靠近過去,后果不堪設想。

    張若塵手持菩提樹,樹上佛光萬丈,萬佛誦經聲響徹天地。

    揮動菩提樹橫掃過去,金色佛光絢爛而神圣。

    按理說,菩提樹可以驅散邪異,照亮黑暗。但張若塵全力以赴數次揮擊,卻無法將籠罩在兩位祖師身上的神魂攻擊打散。

    太清祖師的聲音,傳入張若塵耳中:“以神魂攻擊我們的是至上四柱之一羌沙克,別摻和進來,趕緊帶著他們離開劍神殿。”

    聲音很急切,顯然斗法在關鍵時刻。

    羌沙克?

    張若塵很意外,腦海中,浮現出在離恨天看到的那道長著羊角的龐大身影。它在光凈山,捏死了真理殿主的神魂念頭,亦追殺過鳳天的神魂念頭。

    能與天魔齊名,并列至上四柱,這在某些時代,絕對可以無敵,堪比天尊。

    一時間,張若塵腦海中疑云密布。

    羌沙克的殘魂,為何出現到劍神殿?

    是離恨天的那一道?或者,是另外一道殘魂?

    劍神殿不會真有連接離恨天的通道吧!

    玉清祖師聲音響起:“走,趕緊走,別管我們,劍神殿發生了巨變,劍魂凼中有比羌沙克更可怕的氣息傳來,即將降臨。”

    “要走,一起走。”

    張若塵將包裹在身上的天尊字卷取下,將護體的天尊神文收回字卷,凝聚字卷中殘剩不多的天尊神力。

    頓時,一道道神魂攻擊,沖向張若塵。

    菩提樹形成的守護佛光,如風中殘燭,隨時都要被擊穿一般。

    “誰都走不了!”

    郭神王沖出劍魂凼,急速向張若塵而來。

    他與邪異不同,并不是特別懼怕劍源光雨。不過,不敢太過靠近,密集的光雨,連兩位祖師都承受得艱難,何況是他?

    相隔十數里,郭神王便雙手按在地面,雙手間,形成一條黃泉神河,水流湍急,寒氣懾人。

    河面上,萬千身穿鎧甲的陰兵,殺向張若塵。

    張若塵調動六柄神劍,結成劍陣迎擊上去。

    “嘭!”

    修為差距太大,所有神劍和劍氣,全部被黃泉神河震飛。

    逼不得已,張若塵只得將天尊字卷凝聚出來的天尊神力打向郭神王,轟隆聲中,陰兵全部爆開,黃泉神河炸裂。

    天尊神力一直沖擊到郭神王身上,一個個神文,將他的神王鬼體打得四分五裂。

    郭神王重新凝聚出神王鬼體,虛弱了一大截,但情緒很瘋狂,戰意和殺意強烈,有些不正常,狂笑道:“昊天的力量耗盡了吧!小輩,這下看你還如何抵擋本座的殺伐?”

    郭神王像是完全不懼死亡一般,化為一片浩蕩的綠色鬼火,涌向張若塵和兩位祖師。

    哪怕劍源光雨會傷到他的神魂,他也絲毫不懼。

    張若塵沒有逃走,依舊站在兩位祖師前方,長發在凌厲的風中飄飛,緊咬唇齒,眼神凝沉,喚出了地鼎,顯化出太極陰陽圖。

    “就憑你,我為何不可敵?”

    張若塵若退走,兩位祖師很可能會隕落。

    今日,唯有死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OB体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