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永恒圣帝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495章 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終)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起源之地,慘烈的大戰還在繼續。

    每時每刻,都有著不知道多少強者死去。

    就連永恒天族、天尊級勢力都消亡了不知道多少個。

    量劫之前,沒有誰都能幸免的。

    雖然起源之地一方歸來了兩位至高天尊,但還是處于劣勢中,十大至高天尊都在喋血。

    對方諸劫天尊不斷地攻殺,不多時,起源之地又有至高天尊殞落了,無敵人世間億萬載,最終還是擺脫不了殞落的命殞。

    而且,這一次量劫若是真正降臨,覆滅了這個輪回時代,他們將沒有復活的希望。

    這時候,出現了幾股可怕的天劫波動。

    乃是起源之地幾位太上至尊,不惜一切,沖擊至高天位,成為天尊,成為有生力量。

    如今,這是最大的希望之一。

    荒墟在渡劫,他渡劫,內外一切,渡肉身證道肉身之劫。

    但,受到了行劫者一方的阻擊,有著多位行劫者大尊對他出手,多次打爆了荒墟。

    混無極出手,強勢打爆了幾位行劫者大尊,但自身也遭受到了可怕重創,即將要殞落了。

    量劫面前,根本沒有讀過天尊之劫的希望。

    此前,幾大太上至尊不是不想渡劫,而且做不到,積累還不夠,一旦渡劫,多半只能成為大尊,還不如借著天尊之劫擊殺更多的行劫者。

    荒墟沖向了混無極,道:“我無法功成,不若你我一體,成為天尊吧。”

    兩人都曾是太上至尊,一人修道,一人修肉身,如果合一,形神將會壯大,或許有希望達到天尊層次。

    混無極明悟了,道:“好!”

    最終,二人合二為一,各自都是絕頂大尊,成為一個人后,力量上更是直接破入了天尊領域,極為可怕。

    但只是暫時地擁有了媲美天尊級戰力,非是真正的至高天尊。

    因為他們知道唯有這樣,才能掌握天尊級力量。

    但已經足夠了,混無極與荒墟合二為一的天尊擊殺了諸多行劫者大尊,最終也殺向了劫天尊。

    可惜,這樣的天尊,終究不是真正的至高天尊,不比劫天尊強多少,在廝殺中血染諸天。

    雖然起源之地在葉晨等諸天尊的帶領下,奮力抵抗著行劫者,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地后繼無力了。

    行劫者數量太多了,仿佛無窮無盡,乃是三大劫尊王與諸劫天尊在無盡歲月以來孕育培養出來,殺之不盡一般。

    而且,天尊大戰的力量,還是波及到起源之地上。

    這座起源之地,出現了更可怕的崩析,一塊塊動輒如同南荒之地般的超級碎片在分裂開……

    如今,起源之地一方,又是殞落了三位至高天尊,雖然也有五位劫天尊隨之陪葬,但雙方數量上的差距更大了。

    而且至高天尊一個個身上染血,受傷嚴重,氣機已然萎靡了不少。

    轟——

    突兀間,天尊戰場上,有劫天尊突兀被打爆了頭顱,天魂湮滅過半,無比憤怒。

    一道身影走出,散發著滔天的青光,赫然正是消失多年的青天大帝帝釋天。

    他吞噬了那半數的天魂碎片,更加強大了,朝著遠空中的天帝開口:“我回來了。”

    原來,當年離開原界后,青天大帝被劫組織給無聲無息帶走了,青天大帝實力很強,乃是太真境巔峰層次,而且本就是盤古宇宙的天道顯化,又是煉化了異族古宇宙的宇宙天道,很是特殊,因此被劫組織的劫天尊帶走,認為有希望沖擊天尊。

    青天大帝很聰明,知道無法反抗劫組織,于是假裝投身其中,并且逐漸地得到了劫天尊的高度認可,煉化一位逝去的劫天尊之軀,熔煉了其永恒天道,兩個多紀元過去,居然真的成為了一位劫天尊。

    如今,大戰中,青天大帝無聲無息對一位劫天尊出手,造成重創,直接就倒戈。

    “沒想到帝釋天已經是天尊層次了,果真是天大的機緣吧。”

    下方戰場上,斗戰圣王、逆天戰主、太圣皇、時空大帝、炎帝等一位位盤古宇宙的至強者見到這一幕,都生出了羨慕之色。

    但也知道,這條道路只適合帝釋天,因為他本來就是盤古大神留下的天道誕生意志而成,某種意義上算得上是天尊轉世身,因此才能成功。

    “叛徒!”

    其他劫天尊無比震怒,殺向青天大帝。

    “我本非行劫者!”

    青天大帝如是道,綻放無盡天威,對劫天尊出手,天戰在爆發。

    ……

    一道又一道血氣在消散。

    三十三重天,太原天尊怒吼而身殞,被擊殺了真靈,就此命殞。

    始祖龍那無邊的龍軀在瓦解,發出了最后一聲龍吼,在三大劫天尊的攻擊下徹底身死……

    這已經是起源之地第十七位天尊被擊殺了。

    同樣,劫天尊也殞落了二十九位,看似數量更多。

    但對起源之地而言,遠遠不值得。

    大尊也在持續凋零了,一位又一位,不斷地身殞。

    至于大尊之下,更是死傷無數。

    親眼見到了長子千尋渡劫證永恒,還來得及晉升天尊,就被多位行劫者大尊以及一位劫天尊出手,直接打爆了。

    燃燒了神魂也沒用,行劫者早有防備,以天尊古兵防備,只是擊殺了幾位行劫者大尊以及重創了那位劫天尊而已,就已然殞落。

    也見到了親傳弟子顏無雙調動這些年來混沌天府聚集的無盡信仰之力征戰,匹敵古之大尊,但最終為了保護葉靜,被三位行劫者大尊擊殺,一聲怒吼,燃燒信仰之力,包裹住三位行劫者大尊而去,最終炸開。

    ……

    量劫之下,無人能夠幸免,就算是葉晨的身邊人,都遭遇如此下場,死的死,傷的傷。

    無盡虛無之地,葉晨心懷無盡悲痛。

    五位妻子全都殞命了,子嗣與親傳弟子也死傷大半了,一夜間,他仿佛什么都沒有了。

    他想哭,但哭不出來,看向對面的三大劫尊王,渾身是血,氣機萎靡,被殺得爆碎了很多次,強如劫尊王都付出了慘重代價,瀕臨殞落之危。

    但同樣,葉晨也付出了巨大代價,如今的他氣機萎靡,精血燃燒近乎殆盡。

    他雖然很強,還繼承了盤古大神的力之極盡天尊道果,但都為天尊之王,優勢上沒多出幾分,尤其這并非他修煉而出的天尊道果。

    雙方都隨時倒下來。

    但劫尊王比起葉晨多出了人數優勢,更容易勝出。

    轟——

    一道天尊之陽永久性地炸開、寂滅了。

    葉晨心顫,看向天尊戰場,那是天帝,他被多位劫天尊圍攻,最終命殞了。

    盡管,最后也燃燒己身,拖著兩位劫天尊一起陪葬……

    “不!”

    葉晨大喊,天帝對他而言,亦師亦友,此刻殞命,無比難受。

    隨后,又見到了,青天大帝的身影在天穹上崩解。

    元泱神王、趙塵兩位至高天尊也燃燒了自己,拉著劫天尊陪葬。

    混無極與荒墟的結合體,也在最后自爆了,只為了拉著一位劫天尊陪葬。

    輪回天尊也燃燒了天尊道果,殺向了劫天尊。

    斗戰圣祖與逆天戰主合一,沖擊至高天位,引動天尊之劫,拖著四位行劫者大尊同歸于盡。

    太圣皇同樣強勢渡劫,時空大帝在輔助,共同葬下了數位行劫者大尊以及無數行劫者。

    無相君王戰無不勝,但也在大戰中身形崩析,臨終前也在激戰,拳頭轟得行劫者大尊都見血。

    一扇古老的天門在浮現,那是天門門主,這些年來也重現了,并且原來是一件天尊古兵神坻轉世重修,擁有著大尊級戰力,燃燒了己身,在天尊戰場上重創著一位劫天尊。

    秦始皇、混元皇尊等過去原界的盤古宇宙至強都在出現了,被接引歸來,當年曾去阻擋量劫,如今也成為了太上王,不惜生死一戰而染血。

    南荒之地的鎮獄帝子也率領著南荒諸帝與行劫者搏殺……

    葉晨親眼看著,一位位昔日故友,不惜一切,拖著劫天尊卻陪葬,永遠地離開人世間了。

    他雙眼血紅,滿是悲痛。

    森羅尊王、光暗尊王趁機出手,將葉晨打得鮮血迸濺,身影從無盡虛無之地,墜落向起源之地上,將三十三天域都擊穿了。

    葉晨墜落在起源之地上,氣機萎靡。

    不過,他也趁機將兩大劫尊王血濺了,付出了相應的代價。

    “沒想到只是收拾一個剛成為天尊之王的人而已,讓我等淪落如此地步。”

    光暗尊王皺眉,旋即看向了起源之地,露出了一抹貪婪之色。

    旁邊,森羅尊王亦是如此。

    “量劫之下,一切盡皆覆滅吧!”

    無聲無息,有恐怖絕倫的身影出現,影響諸天萬道,寂滅萬世,乃是劫尊王,降臨在起源之地上。

    無可阻擋!

    他們出手,動輒間,三十三天域龜裂,一座座永恒天域在沉塌,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無論是最普通的修士,還是曾縱橫世間的巨頭人物,都在頃刻間灰飛煙滅。

    動輒就是萬億為計的生靈,根本無法估量,化作了一股股磅礴的血氣,沒入了三大劫天尊的口內。

    眨眼間,一座永恒天域,徹底陷入死寂。

    舉世皆寂!

    太恐怖了,始一降臨而已,便有四座永恒天域徹底死寂,甚至乎這座永恒天域內的永恒天族都直接被抹除了。

    在天尊面前,天尊之下都太過脆弱了。

    “唔,這就是這個輪回時代的生靈的氣血嗎?果真很甜美,帶著這個輪回時代的特有天地本源,能夠壯大吾等。”光暗尊王開口,將起源之地的生靈視為美食。

    無盡血氣的入口內,他們的氣機也恢復了一絲。

    這讓他們露出了喜色,沒想到還有如此效果。

    “過去,因為元始、盤古兩大在世天尊之王于此,不敢輕易出手,但現在,無妨。”

    森羅尊王也開口,充滿了漠然,對于這個輪回時代的生靈如同螻蟻般,根本不屑一顧。

    “天尊在何方?”

    起源之地,世人慟哭。

    劫尊王降臨,起源之地無法阻擋。

    “天尊亦當滅!”

    光暗尊王冷漠道。

    “天尊在前線征戰而死,我等亦要灑熱血搏殺!”

    一位老牌太上沖天而起,但被劫尊王一道天光掃過就轟然炸開,形神寂滅,就此殞落了。

    面對著劫尊王,強如太上也渺小如螻蟻。

    但進入如此,依舊有著一位位太上沖天而起,這一刻,他們燃燒自身氣血,不惜燃燒所有,極盡升華,竟是擁有了部分大尊級威能。

    但,注定是短暫的,不可能長久,乃是燃燒一切換來的。

    “燃燒一切又如何,終究只是螻蟻罷了。”

    光暗尊王冷漠地道,展現天尊手段,直接將三位燃燒的太上給打爆寂滅了。

    轟——

    一位燃燒己身的太上選擇了自爆,伴隨著毀天滅地的巨響后,恐怖絕倫的寂滅之力在蕩漾,塵埃散盡后,只見到光暗尊王竟是嘴角溢血。

    燃燒己身太上的太上本就擁有了部分大尊級戰力,選擇自爆更是比起古之大尊全力一擊還要恐怖一截,哪怕是至高天尊也不能徹底無視。

    一般而言,即便如此也不可能傷害劫尊王。

    但現在光暗尊王、森羅尊王都受傷太過嚴重了,戰力與防御力都大跌,因此才會遭創些許。

    “有用了,燃燒己身再自爆,能對劫尊王造成創傷!”

    一位太上興奮地道,燃燒后,也是沖過去,果斷地選擇自爆了。

    轟轟轟轟轟轟——

    一位位太上鍥而不舍,燃燒己身,繼而自爆,不給劫天尊任何機會,在近距離自爆,給予了劫天尊一些創傷。

    不得不說,這般自殺式的攻擊雖然慘烈,但確實有成果,因為讓劫尊王見血了。

    “一群螻蟻,也敢傷害本天尊王!”

    光暗尊王眸光徹底冷冽下來,這一刻,他周身蕩漾開更為可怕的天威,形成蓋世天域,居然讓太上自爆之力都無法破開防御了。

    毫無疑問,這讓諸強都徹底絕望了。

    如何阻擋?

    “起源寂滅吧!”

    森羅尊王冷漠地道,像是對起源之地宣布了滅世命令,最為可怕的力量在呈現,將整片永恒天域的所有強者都徹底擊殺了。

    甚至乎,有永恒天族出現,持掌天尊留下的殺陣對抗,但在劫尊王無與倫比的戰力下,摧枯立朽,一切都走向了徹底的絕滅。

    永恒天族絕滅了!

    三十三天域,又有三座永恒天域徹底地寂滅了,無窮的血氣被吞噬,兩大劫尊王借此來恢復力量。

    葉晨艱難地重新站起來,他雖然受傷嚴重,但不曾殞落,站了起來,主動地殺向兩大劫尊王。

    他不能讓兩大劫尊王繼續吞噬下去,否則整個起源之地都終將徹底寂滅下去的。

    最后的搏殺在繼續下去。

    但兩大劫尊王吞噬了足足十幾座永恒天域,吞噬了相應血氣,恢復了不少。

    而葉晨不曾恢復多少,體內還鎮壓著蒼天尊王,此消彼長下,必死無疑。

    “混沌王,你死吧!”

    森羅尊王、光暗尊王殺向葉晨,要將他徹底擊殺。

    葉晨在喘息,他可謂是窮途末路了,如今兩大劫尊王殺來,他必死無疑。

    “父親,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突然,雅雅出現了,顯化出本體,那是世界樹,遮天蔽日,時空環繞,阻攔在身前。

    世界樹一動,頃刻間,無窮世界衍生而出,如同雨點般轟向了兩大劫尊王。

    “區區大尊都不是,不過螻蟻,也敢攔截吾等?找死!”

    葉晨睜大眼睛,大喊:“不——”

    轟——

    世界樹攔腰截斷,光暗尊王一劍斬斷,雅雅命殞。

    “蜉蝣撼樹,不堪一擊。”光暗尊王冷漠地道,手執黑暗戰劍,繼續斬向了葉晨。

    這時候,葉君臨沖天而起,全都燃燒起來,并且在這一刻在沖擊天位,藉此擁有了更為強大的天威。

    他們知曉,哪怕是至高天尊都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但能夠為葉晨阻攔一二已經是最好了。

    血光迸濺,葉君臨被一劍斬殺,兩截身軀跌落大地上,再無生機。

    “不!”

    葉晨無比悲憤與驚怒,為了保護自己,子嗣不惜一切,哪怕舍棄性命。

    這時候,他已經衰竭的本源突兀發生了某種不為人知的變化。

    本來分開的混沌永恒天道本源與肉身的天尊本源,突兀發生了詭異地融合。

    “混沌王,本尊來助你一臂之力。”

    這時候,紫極天尊來了,雖然渾身是傷,但與其他在世天尊比起來更好,脫離了天尊戰場,來到這里,手執一桿天尊戰槍刺向光暗尊王。

    突兀,葉晨感到莫大危機,下一刻便見到天尊戰槍刺出的方向改變,竟是刺向了自己的頭顱。

    他見到,紫極天尊神色冷漠,毫無意外之色。

    這是故意的!

    葉晨猛地橫移,但避開不了幾分,因為太過緊急了,而且對方是有所準備的,這一槍還是落在了他胸膛上,帶起了不少天血。

    葉晨猛地抬眸看向了紫極天尊,他頓時明白了,紫極天尊就是當初那個天尊內鬼,挑釁諸天尊內戰,引誘諸天尊驅逐盤古大神之人。

    怎能想到是他,昔日曾并肩作戰過。

    “紫極!”

    一位位還活著的在世天尊全都驚怒,紫極天尊居然是內鬼,投身給量劫了。

    甚至為了這一計劃,連子嗣紫圣大尊都可以犧牲身亡。

    紫極天尊開口:“混沌王,識時務者為俊杰,交出你的天尊道果與本源印記,本天尊可饒你不死。”

    他也希望成為天尊之王,如果得到了混沌天帝的一切,他必然有機會。

    葉晨大口咳血,感覺不朽的天尊之軀也在崩裂,顯然這一擊很可怕。

    紫極天尊道:“混沌王,不要掙扎了,當年盤古王被本天尊這一擊,可是徹底重創,被擊潰了一枚天尊道果,那可是蘊含著五大劫尊王的本源力量最強一擊的。”

    葉晨通體都是裂紋,他很是憤怒,道:“就算死,也要殺死你這個叛徒!”

    轟——

    他一只手抓住了天尊戰槍,釋放天尊之王領域,旋即施展力之極盡天尊道果,轟向紫極天尊。

    紫極天尊神色大變,竟敢無法掙扎,這混沌天帝被他這一槍擊中還有如此力量,這不應該。

    轟——

    紫極天尊炸開了,光暗尊王、森羅尊王也來不及援救,但也無法援救,此刻露出了滿意的神色,因為吞噬了不少紫極天尊的血氣。

    這等在世天尊的血氣,對他們的好處太大了。

    但很快,他們也變色了,因為見到了混沌天帝吞噬了紫極天尊更多的血氣,甚至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天魂,力之極盡天尊道果不斷爆發,撕裂天魂,吞噬魂力。

    無聲無息間,葉晨氣息恢復了很多。

    “阻止他!”

    光暗尊王、森羅尊王進行阻止。

    天尊之王大戰繼續爆發。

    只是,葉晨體內的異變在吞噬了紫極天尊的血氣與天魂后,開始加速。

    轟隆隆——

    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從體內最深處爆發開來了。

    葉晨的傷勢居然在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迅速恢復過來。

    “這——”

    “不可能!”

    森羅尊王、光暗尊王罕見地露出了駭然之色,因為眼前這一切太過于不可思議。

    他們感覺到,葉晨仿佛發生了某種不為人知的蛻變,而且,變得更強了,隱隱間似要突破了。

    “不可能,天尊之王就是最后的境界,不可能還有比起天尊之王更強大的領域。”兩大劫尊王都否決,他們都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個輪回時代,見證了一個又一個輪回時代的覆滅,世間上豈能還有比起天尊之王更強大的境界呢?

    葉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此刻雙眸血紅地看著光暗尊王、森羅尊王,無盡的憤怒淹沒了他們。

    就是因為他們,所有人都死去了,不可饒恕!

    轟——

    葉晨只是一拳轟出去,還是昔日的混沌天拳,但這一刻,混沌天拳包裹住的混沌光卻蘊含著不可思議的力量,一拳之下,光暗尊王的光明天盾喀嚓一聲,陡然出現了無窮裂紋,而后炸開了。

    無數碎片飛濺,這件原初古兵居然炸開了,簡直不可思議,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難道,天尊之王上面還有更高的領域?”

    唯有這樣,才能解釋這一幕。

    葉晨周身都宛若燃燒著混沌光焰般,一拳轟碎了原初古兵級別的光明天盾,而后轟向了光暗尊王。

    光暗尊王如臨大敵,前所未有的致命危機,一聲大喝,以黑暗戰劍劈過去。

    與此同時,森羅尊王也持掌巨斧劈殺過去,不可能任由葉晨擊殺了光暗尊王。

    只是,現在的葉晨狀態相當詭異,陡然打碎了黑暗戰劍,將光暗尊王給擊穿了。

    并一邊,森羅尊王的巨斧劈過去,然而卻被葉晨環繞體表的混沌光焰給抵擋住了,不能更進一步。

    太過匪夷所思了,森羅尊王的可怕攻伐,居然無法破開混沌天帝的防御。

    驚呆了所有人。

    “死吧!”

    葉晨爆發無與倫比的神威,在激戰中,光暗尊王與森羅尊王都被鎮壓了,與蒼天尊王一般,都在鎮壓己身體內最深處。

    他要徹底鎮壓住三大劫尊王,乃至煉殺,將一切兇險都徹底磨滅殆盡。

    毫無疑問是,三大劫尊王不可能任由葉晨的鎮壓,拼命地反抗、掙扎。

    雖然現在的葉晨進入了一種全新而未知的境界上,更為強大了,但顯然想要短時間鎮壓他們很難,渾身肌體都在龜裂,隨時都要炸開一般。

    說到底,他只是剛踏足這個境界而已。

    葉晨盤坐在那里,他知道自己一定能夠鎮殺三大劫尊王的。

    一旦鎮殺煉化,他就能踏足那個神秘未知的境界了。

    無聲無息,他只感毛骨悚然,有恐怖的危機撲面而至。

    他第一時間橫移,但還是差點炸開了,導致鎮壓體內的三大劫尊王差點逃脫出來。

    只見到兩道既是陌生又是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面前,極端恐怖。

    葉晨凜然,看向這二人,一字一頓道:“始代,仙祖!”

    沒想到,一直都無法尋找的這兩人,會出現在這里,而且,他們絕對尋常之輩。

    “不,我應該稱呼你們是什么比較好呢,兩位劫尊王!”

    當年,一共有五大劫尊王。

    如今只是出現了三位,而剩余兩大劫尊王,葉晨也不認為他們真的殞落了,結合種種,他推斷出來,始代與仙祖就是當初的兩大劫尊王。

    誰能想到,當初與天帝一起,被放逐在有缺原界內的,居然是兩位劫尊王。

    而且這一點,就連起源之地的在世天尊也不知道。

    這一刻,葉晨已然推演知曉了一切。

    兩大劫尊王當年都被盤古大神、元始天尊所率領的諸天尊封印量劫一戰中身死,但這只是假死,他們為了進入起源之地,不惜轉世重生,并且最后來到了原界中。

    因為他們早就在無盡歲月前,已然推演出,天尊之王上還有更高的層次,但苦修無法達到。

    最終,他們推演出,破境的契機就在原界中。

    于是,他們各自開創了異族與仙界,在那重開的原界中,尋找破境的契機。

    而在原界中,更進一步地發現,破境的契機就在盤古宇宙中。

    因此,異族發動戰爭,攻占盤古宇宙。

    仙祖統治的洪荒仙界則是跟盤古宇宙關系密切,都在兩方面尋找破境的契機。

    可惜,始終無法尋找出來。

    不過始代發現了關鍵的人,尤其是葉晨,很特殊,居然能夠在原界有缺天道上迅速修煉,并且有證道永恒的希望。

    因此,更懷疑盤古宇宙內蘊含的破境契機,只不過他無法更進一步,因為天帝就在盤古宇宙內,兩者在有缺原界內都只是太上而已,誰也強不了誰幾分。

    最后,始代鎖定了葉晨,懷疑他就是破境的契機,因此早就在當年,都不曾出手擊殺過,任由成長起來。

    如今看起來,的確如此。

    如今,破境的道果在葉晨體內孕育出來了,始代與仙祖都回歸了劫尊王層次,因此準備出來采摘了。

    始代道:“你果然很聰明,居然知道了我們的身份。”

    仙祖道:“小友,我們只需要你的道果而已,如果你愿意交出來,我們可讓行劫者徹底離開這里,并且永遠讓起源之地不再蒙受如此災劫,和平下去。”

    顯然,始代、仙祖兩位最為神秘的劫尊王,居然盯上了葉晨的道果。

    現在,葉晨體內的道果正在合一,發生了不可預測的特殊變化。

    自然,他們的目標一直就是葉晨自身的特殊道果,因此此前一直都不曾顯化,如今才出現。

    葉晨自然不可能交出來。

    始代與仙祖同時出手,展現出了超越三大劫尊王的可怕實力。

    葉晨明悟了,盡管始代與仙祖都是劫尊王,但轉世重生到有缺原界內,某種程度上而言相當于這個輪回時代的天尊之王,因此強大無匹。

    不過他知道,始代與仙祖肯定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否則其他三大劫尊王怎會不轉世重生。

    更為可怕的大戰爆發了,始代與仙祖出手,尤其體內正在鎮壓的三大劫尊王也趁機出手,讓葉晨內外被夾擊,差點被斬殺了。

    葉晨雖然很強,做出了突破,但歸根到底只是初踏那個全新的境界而已。

    就在葉晨被始代與仙祖聯袂重創時,猛地一震,身上爆發開更為驚人的氣機,一下子將始代與仙祖給震開了。

    如今的他,氣勢恐怖無邊。

    始代與仙祖神色一變,認出來了,道:“原來是你,元始王!”

    葉晨眸光剎那暴漲:“始代,你這是什么意思?”

    “顧名思義,你就是元始王的轉世身,不然你為什么會認為自己能夠在短短一個紀元內就成為至高天尊呢?”始代道,“你就是元始王的轉世身,只不過你忘記了這一切。”

    “而且你真的以為天地間能夠存在第二個混沌永恒天道嗎?因為你自身就在混沌證得天尊道果的。”

    葉晨心神大震,他原來就是元始天尊?

    體內無聲無息浮現出了兩枚天尊之王道果,融合唯一。

    與此同時,葉晨腦海中浮現出了無數記憶,仿佛曾被塵封般,如今終于想起來了。

    是了,他就是元始天尊,起源之地第一位至高天尊,也是第一位天尊之王。

    他推演出阻止一切的契機,就在原界內。

    為了阻止量劫,他一去不復返。

    如今,終于覺醒了。

    葉晨終于明白了,為何還是弱小時候,為何未來至尊無上的自己從血染未來而至,稱呼自己帶有一個‘始’字。

    原來,他就是元始天尊。

    葉晨也明白,為何修煉《十轉逆天變》也只能修煉出九世身,原來第一世身是元始天尊。

    也明白了,即便強如前身元始天尊,作為第一位天尊之王,也無法對抗量劫。

    唯有再轉世修煉為天尊之王,和兩世天尊之王道果,或許能更進一步,打破極限,達到前所未有的境地。

    關于這一點,盤古大神昔日也曾感知,兩者曾有所密切交談。

    盤古大神也是計劃實施者,因此故意離開,重開原界,也為了留下屬于他的天尊道果——力之極盡永恒天道。

    葉晨如今自身擁有兩大天尊道果,加上盤古大神的力之極盡道果,以及蘇醒前世元始天尊的混沌永恒天道、不朽肉身道果,他一共掌握了五枚天尊道果。

    此刻,五枚天尊道果熔煉合一,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

    更加強大了,仿佛每時每刻都在蛻變,更強于此前,正在節節攀升。

    本來,每一位永恒天道的天尊道果是無法相融的,但葉晨自身乃是混沌天道證道,而且肉身乃是‘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特性,所以能夠做到。

    但想要徹底熔煉合一,注定需要很長一段歲月。

    與此同時,葉晨也在鎮壓五大劫尊王。

    五大劫尊王都被鎮壓了,其他行劫者自然也不可能反抗,哪怕是劫天尊也不可能是如今葉晨的一合之將。

    最終,葉晨出手,徹底平定了起源之地的黑暗動亂。

    他看向天穹上,依舊有著無窮量劫在降臨。

    這才是真正的量劫,此前的五大劫尊王、諸劫尊王都只不過代替量劫,成為打手般,覆滅抵抗量劫的有生力量。

    只不過量劫在磨滅諸天封印,已然是消磨了很多力量,最后的量劫雖然依舊足以讓天尊之王都難以對抗。

    但難不倒現在的葉晨,他擁有五大天尊道果,如今更是合一,突破到了全新的境界上,直接要將量劫覆滅。

    天地間冥冥中傳達了一種意志,希冀與葉晨和平共處。

    原來,是真正的天道。

    這個天道,遠要比起至高天尊掌握的永恒天道強大得多,實則上永恒天道都是從完整天道上割舍出來的部分天道之力而已。

    天道誕生出了屬于自己的意志,它不能任由世間上天尊太多,奪取了它太多天道之力,故而醞釀出了量劫,覆滅輪回時代。

    但葉晨豈會答應,正是因為天道,才讓自己身邊人死光了,而且他達到了全新的境地上,前所未有,于是與天道爆發開大戰。

    天道很強,遠超在劫尊王之上,但葉晨如今突破到全新的境界上,不亞于天道了。

    而且,天道被奪取了不少天道之力,有所不如。

    最終,激烈的大戰中,葉晨多次粉身碎骨,但也成功將天道誕生出的意志給擊潰了,成為了無主天道。

    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后,葉晨才在天道內重組形神,徹底蘇醒歸來。

    這一戰后,他變得更強了,也將全新的境界定義為‘逆天境’。

    天尊是天境,天尊之王也只是天境中的王。

    逆天境,則是逆破了天道的更高領域。

    葉晨回歸后,直接將量劫封印,并且鎮壓在體內,無法繼續肆虐人世間。

    起源之地,一陣山呼。

    但伴隨著歡呼過后,留下了無盡的悲傷。

    因此這一戰后,起源之地超過九成九九以上的生靈都絕滅了。

    起源萬族,超過九成以上的種族都消亡了,無比凄慘。

    葉晨看向起源之地,昔日的輝煌不在了,至高天尊盡皆消亡了,就連大尊都沒能活下來兩三位,太上也只有屈指可數的幾位,其余人等盡皆戰死。

    終于抵抗了量劫,消滅了一切威脅。

    自身還成為了前所未有的逆天境。

    但葉晨心里哪里還有什么高興,妻子的戰死,子嗣為保護他而身死,一位位親朋故友都消亡了。

    天地間還剩下什么?

    戰斗結束了。

    葉晨看著凋零破碎的起源之地,昔日無邊無際的起源之地,比起原界都絲毫不差,但現在卻分裂開了成千上萬塊。

    就連最核心的三十三天域,也崩析開了幾百上千塊,不復昔日的輝煌鼎盛了。

    他落寞地坐在混沌天殿的殘墟處,那里有著一張帝座。

    葉晨坐在殘破的帝座上,雙眼無光。

    量劫結束了,所有大敵也盡皆伏誅了。

    如今的他,稱得上真正意義上的古今無敵了,因為所有敵人都沒有了,劫尊王殞落,天道無主了,量劫瓦解。

    但葉晨沒有半點開心,相反充斥著悲慟。

    這一戰太過慘烈了,所有人都死了,如至高天尊都逝去了,如天尊之王都不在了。

    無論是敵人,還是身邊人,都如此。

    葉晨目光看向了身后,一株巨大的世界樹,通體漆黑如炭,毫無生機。

    那是他長女雅雅的本體。

    不遠處,絕世女帝渾身是血倒在地上,那是他的妻子趙靜若,混沌天府的主母,一代太上王,神魂真靈徹底湮滅了,就算他是至高無上的天尊之王,也無力回天。

    一具具尸骸,伏倒在地上,雙眼無光,了無生機。

    他一言不發,將他們都埋在黃土,親自立下了墓碑。

    葉晨身上的傷勢正在逐漸地恢復,哪怕遭受到了最可怕的重創,甚至連本源都碎裂開了,但如今的他,生命力已然到了一種無法形容的恐怖高度上,再如何嚴重的傷勢,都足以在漫長歲月中愈合。

    葉晨自身的混沌永恒天道與肉身的永恒天道正在逐漸地融合在一起,化作了一種全新的力量,推動著他更進一步。

    幾乎每時每刻,他都在發生著變化。

    他更強了。

    但,葉晨沒有一點開心,因為身邊人幾乎都死光了,只剩下那么一兩人。

    徹底應驗了當初在原界時見到的血染未來。

    他真正至尊無上了,舉世無敵了,但葬下了所有人,唯獨只剩下自己。

    葉晨想哭,但發現哭不出來,內心充斥著無盡的悲苦。

    所有的一切都應驗了。

    他這一坐,就是枯坐了足足萬年。

    “不,我不甘,我要所有人都復活歸來!”

    很快,葉晨重新點燃了斗志。

    如今,他更強大了,乃是逆天境,能與天道對抗的古今最強存在。

    他要嘗試著逆轉古今未來,扭轉這一切。

    轟——

    葉晨直接進入歲月長河。

    如今的歲月長河,盡被鮮血所染紅,因為天尊都曾是殺入歲月長河內,鮮血染紅了長河。

    他立身在血染的歲月長河上,回身見過去,看向了過去。

    但,過去早就被截斷了,乃是天道當初與他激戰,殺入歲月長河上,以無窮量劫所截斷的。

    就算是天尊之王都無法跨越,回到過去。

    轟——

    葉晨周身綻放最為可怕的力量,擊穿時空,他沖向了被量劫截斷的過去時空。

    轟隆隆——

    量劫浮現,那是動輒億萬道不止的禁忌之劫,全都落在了葉晨身上,甚至乎足以擊殺一位至高天尊了。

    自然,殺不了他,不過卻讓他咳血了。

    葉晨強行要跨越過去。

    轟——

    更為可怕的力量的出現了,不僅僅只是量劫,還有整片天地。

    葉晨變色,他明悟了,一旦強行穿梭過去,非但自己有殞落之危,甚至會整部古史都會更迭,乃至走向毀滅,連復活眾人的希望都消失了。

    “我要給過去的自己一些警示。”葉晨開口,他眸若星辰,哪怕歲月長河早就被量劫所截斷了,但他已經不是簡單的天尊之王了,有一定的能力能跟量劫對抗。

    他要給過去的自己一些警示,讓過去的自己知道敵人,也知道自己的身份,逆轉這一切。

    旋即,他回到了混沌天殿殘墟處,看向了周圍堆起來到了一座座小山丘,實則上都是身邊人的墳墓。

    葉晨看向他們,道:“抱歉了,請你們原諒我。”

    他腳掌一跺,陡然間,一座座墳墓裂開,一具具栩栩如生的尸體出現,環繞著璀璨的霞光,哪怕最為重要的真靈已然徹底湮滅了,但看上去就像是睡著了一般。

    轟——

    葉晨看向了被截斷的過去,他猛地出手,將一具具身邊人的尸體送回去。

    雖然很有可能會逆轉整部古史,但現在的他顧不上太多了,他要的也是如此。

    他要將最為關鍵的信息都存放在身邊人的尸體上,送他們回到過去。

    雖然同樣是在跟整個天地對抗,但他們都不是那么強大,承受的力量遠不如他這般可怕,有一定希望。

    轟轟轟轟轟轟——

    葉晨出手,一拳轟開了量劫,綻放開最強大的力量,護送身邊的尸體離開,帶著關鍵性的訊息前往過去。

    他能夠見到,身邊人都是一位位太上,然而,哪怕有著他力量的護佑,在穿越過量劫截斷的斷流,都在迅速地銳減力量,最終只剩下至尊層次。

    但已然無妨了,只要能夠送達就行了。

    這一切,就跟當年弱小時,他所見到的血染長河上的一切很相似。

    但又有些不同,因為如今的他乃是逆天境,他以逆天境的手段改變過去。

    后來,葉晨回到帝座上,他枯坐其上,等待著結果。

    只是,這片天地依舊是殘破的,凋零了,無盡歲月來,都不曾誕生出足夠強大的生靈,最強者也只是達到了至尊境而已,可在黑暗之地中稱尊。

    但也僅僅只是如此。

    這一日,葉晨心中有感,他重新進入了歲月長河內,看向了過去,因為感應到了天機。

    “成功了嗎?”

    “不,還差一些!”

    葉晨等待了足夠長久的歲月,但他感覺到了一線機會,冥冥中擊穿了量劫。

    這一刻,他再也等待不了了,熱淚盈眶,混沌光爆發,沖向了歲月長河截斷處。

    “父親,你去哪里?”

    一聲呼喚傳來。

    原來是葉君臨。

    當年雖然被光暗尊王斬開兩半,但沒有徹底殞落,被葉晨的本源精血所孕育,得以復蘇。

    如今的他,也是一代天尊了,天威浩蕩。

    他看向葉晨。

    葉晨轉身看了他一眼,道:“君臨,我走了,我要改變未來。”

    葉君臨色變,他有種預感,這一輩子都不會再見到父親。

    他大喊道:“父親,我會回去找你的。”

    “好!”

    轟——

    這一刻,葉晨爆發開逆天境修為,強行對抗整個天道,穿過量劫截斷的歲月長河。

    他感覺到,自身正在瓦解。

    那是強行更迭整部古史,他太強大了,天道冥冥中在壓制他。

    “既然如此,那我就散道吧!”

    葉晨眸綻湛然神光,不惜舍棄這讓古今進來所有修者都夢寐已久的逆天境修為,以此來回去過去。

    因為,唯有回到過去,才能改變這一切。

    最終,他成功穿越過去了,神識也昏沉過去。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葉晨意識逐漸地醒轉過來。

    突然間,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邊響起:“兒,娘的好兒,你快醒醒——”

    睜開眼眸剎那,葉晨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忍不住喊了出聲:“娘!”

    (全局終!)

    PS:呼——

    終于大結局了。

    始于2015.7.12,終于2021.7.13。

    六年,終于寫完了,過幾天在弄個完結說說吧。

    太累了,昨天一天在寫,前天晚上已經寫到三點多才睡覺,然后一大早五六點趕高鐵,在高鐵上寫。然后回去后,又是晚上一直在寫,寫到凌晨四點多,實在熬不住了,只能斷開兩章了,沒辦法。

    還有一些坑沒有填上,譬如地球,不是不想寫,而是時間上太匆忙了,在大結局上也很難下筆。

    事實上對于這個結局我也還沒有那種滿意的,因為很多內容都沒有寫上,時間也太過匆忙了,沒辦法,我早就想7.12結束了,而且答應了大家,也不好繼續拖大家了。

    不過我決定過段時間將這個結局重修一下,補充上很多內容,大概會增添幾千字左右,當然是在原有章節上修改一下,到時候訂閱了的讀者以后重新看就可以了,不會重復收費的。

    完結撒花????ヽ(°▽°)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OB体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