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龍紋戰神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十六章 真要光榮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趕緊走,遲恐生變!”

    王大錘趕緊說道,兩個人對視一眼,迅速逃遁,現在可不是小孩子過家家,稍有不慎,就會被人發現,到時候迎接他們的,可能就是死亡了。

    不管是博陽水城的高手,還是這頭赤血蛟龍,都不是現在的他們能夠對付的。

    這種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事情,雖然干著賊爽,但是危機卻也是并存的。

    王大錘跟龍陽的心里都是怦怦直跳,恨不得一躍飛出九萬里。

    龍陽重重點頭,但是這個時候,兩個人還沒等坐上竄天猴,頭頂之上,便是被一股極其巨大的靈氣巨鏈所包圍了,頓時間龍陽臉色大變。

    “糟了!還是被他們發現了。”

    龍陽沉聲道。

    “快跑!”

    王大錘話音未落,他們兩個就已經被徹底的封鎖了,對于地仙境中期的強者而言,他們兩個的實力,終歸還是不夠用的。

    剛才王大錘如果一個人坐上竄天猴是能夠離開的,但是為了龍陽,她并沒有一個人逃跑。

    “不知死活的東西,你們這等卑微之輩,也配染指珊瑚心嘛?找死!”

    一聲爆喝之下,龍陽跟王大錘都是感覺到渾身一顫。

    臥槽?不會這么巧吧?

    王大錘心頭一動,竟然是歐陽世伯。

    “歐陽叔叔,是我,大錘呀!”

    混沌之中,王大錘嘶聲力竭的喊道,這個時候歐陽云峰也是一怔,沒想到關鍵時刻,竟然碰到了老熟人?

    “是你?你這死丫頭,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偷寶貝都偷盜你歐陽叔叔身上來了。”

    歐陽云峰為之一怔,頗為錯愕,笑罵著說道,明顯跟王大錘之間的世交,相交匪淺。

    “嘿嘿嘿,這不是四處閑逛,混口飯吃嘛。”

    王大錘撓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混飯吃都混到我頭上來了,今天要不是我來了,你們兩個,勢必會使死路一條。”

    歐陽云峰眉頭一皺,沉聲說道。

    “這里的戰場,就算是地仙境初期的人都不敢踏足,你還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歐陽云峰拍了拍王大錘的腦袋,王大錘也是一臉無奈。

    “誰讓咱吉人自有天相呢,歐陽叔叔,多謝你了。”

    王大錘知道,這一次他們兩個算是逃過一劫了。

    不過……珊瑚心恐怕很難拿走了。

    “讓你朋友交出珊瑚心吧,否則的話,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歐陽云峰鄭重其事的說道。

    王大錘知道自己的想法,這一次全都要落空了,沒想到處心積慮等待了這么久,還是要功敗垂成。

    不甘心呀不甘心。

    王大錘無奈的看了龍陽一眼,現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不給也不行了,要不是碰到了老熟人,估計他們也就徹底交代在這里了。

    “哎,歐陽叔叔,你就不能通融一下,不就是個珊瑚心嘛,真摳門。”

    歐陽云峰不禁莞爾。

    “你這丫頭,人小鬼大,口氣倒是不小,你知道為了這珊瑚心,我們二十一個地仙境高手,已經在這里征戰數日了,才算是堪堪拿下了這赤血蛟龍,現在你還在這說風涼話。”

    歐陽云峰白了王大錘一眼。

    “嘻嘻嘻,我開玩笑的了,歐陽叔叔。龍陽,趕緊把珊瑚心給歐陽叔叔吧。”

    龍陽也有點不舍,看了王大錘一眼,嘆息一聲。

    “年輕人,有些東西本來就不屬于你,你也把握不住,給叔吧,你們兩個趕快離開此地吧,我就說我已經將賊人抹殺了。”

    歐陽云峰淡淡說道。

    不得不說,對于王大錘歐陽云峰還是有情有義的,畢竟是故人之女,所以并沒有為難他們,還讓他們盡快離去。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歐陽云峰的傳訊玉簡,突然間響了起來。

    “家主,少爺歐陽克,于不日之前,不幸被奸人所害,萬望節哀。施暴者,龍陽!”

    話音一落,手握著傳訊玉簡,生生將其捏成了粉碎。

    歐陽云峰痛不欲生,內心無比的絕望,眼神在一瞬間充滿了血絲。

    龍陽!龍陽!

    我一定要將你碎尸萬段。

    歐陽云峰嘶吼著,聲如洪鐘。

    “你說他叫什么?”

    歐陽云峰猛然間抬起頭,看向龍陽。

    “歐陽世伯,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王大錘何等聰明,霎那間便是明白了歐陽云峰接到的傳訊玉簡,究竟是什么。

    否則的話,他的眼神怎么可能瞬間布滿殺機呢?

    “龍陽,好一個龍陽,就是你親手殺死了我的兒子?”

    歐陽云峰目不斜視,咄咄相逼,直指龍陽。

    瞬間,龍陽便是感覺到自己被一陣巨大的壓迫感所籠罩了,這個人就是歐陽云峰。

    “別叫我!王大錘,我沒想到,你竟然勾結外賊,殺了我的兒子,今天,你們兩個都得死。”

    歐陽云峰吼聲如雷,怒指蒼穹。

    連王大錘也愣住了。

    啥?兒子?

    這個時候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歐陽克根本就不是歐陽云峰的侄子,而是他的兒子,這一刻王大錘心里很清楚,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龍陽眼神微瞇,現在既然對方已經知道了,那么只有拼死一戰了,撕破臉皮,那這一戰就無可避免了。

    不管是為了活命,還是為了珊瑚心,都是無法獨善其身了。

    “事到如今,我知道就算是說什么,歐陽世伯都不會原諒我了,不過不管你信不信,歐陽克用奸計陷害龍陽,還要用卑劣的手段強迫我,如果不是龍陽,我現在可能已經被歐陽克這個混蛋糟蹋了,所以就算是殺了他,我也不會后悔的。對不起了,歐陽世伯。”

    王大錘聲音低沉的說道。

    歐陽云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個時候他是聽不進去任何的聲音了。

    “不論如何,克兒是我的兒子,沒有人能夠傷害他,你們兩個,都得死!”

    歐陽云峰聲嘶力竭的怒吼著,周圍的水波,不斷的震蕩起來,雷電閃爍,驚濤拍岸,卷起層層漩渦。

    殺子之仇,奪妻之恨,不共戴天!

    這一點,王大錘怨不得任何人,道不同不相為謀,本以為兩個人能夠就此躲過這一劫,但是沒想到到了最后,終歸還是難逃厄運。

    正因為博陽水城來的人是歐陽云峰,正因為如此,陰差陽錯,所以他們之間,戰也得戰,不戰也得戰。

    “有其父必有其子,看來今天免不了一場大戰了。”

    龍陽神色嚴峻道。

    “就憑你?也想跟我斗?哈哈哈,簡直是癡心妄想,我要殺你,如探囊取物一般,地仙境都不到的垃圾,也敢在我面前言勇,找死!我會將千刀萬剮,挫骨揚灰的,為我兒子報仇。”

    歐陽云峰恨不得生啖其肉,喪子之痛,白發人送黑發人,可想而知,那是一種多么痛苦的事情,歐陽云峰怎么也沒想到這種事情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而且這件事情還是因為王大錘挑起來的,讓他更加憤怒。

    “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殺人者,人恒殺之,他必須死,死得好,死得妙,死的呱呱叫。”

    龍陽也不是省油的燈,冷笑著說道,凝望著歐陽云峰,四目相對,絲毫不曾躲閃。

    “你會為你的無知付出代價的,從現在開始,我決定不殺你了,我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的賤命,跟我兒子比起來,一文不值。”

    歐陽云峰一步踏出,地底之下,巨浪翻滾,王大錘心中無比震撼。

    “歐陽世伯,這件事情都是因為我,求求你放過龍陽吧,我愿意一力承擔。”

    王大錘攔在龍陽的面前,這個時候,對陣歐陽云峰,幾乎是不可能有勝算的,即便是現在的歐陽云峰,已經受了傷,但是畢竟是地仙境強者,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你?你這個賤人,一切都是因為你,你也得死,你也給我兒子陪葬。”

    歐陽云峰歇斯底里的狂怒,一拳打出,雷動三千,直逼王大錘而來。

    王大錘雙臂格擋,但是還是被歐陽云峰震退了數百米,臉色十分難看,體內氣血不斷的翻滾著。

    龍陽毫不猶豫,手握盤龍脊,大戰歐陽云峰。

    “不錯,有點意思,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好好好!哈哈哈。來得好。”

    歐陽云峰從容不迫,拳拳到肉,不斷打出,硬憾盤龍脊,龍陽的槍茫,根本破不開歐陽云峰的防御,反倒是被歐陽云峰一步步的沖擊之勢,逼退了數十步,根本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地仙境中期的壓迫感,給了龍陽巨大的震撼。

    而這個時候,王大錘也是迅速奔馳而歸,與龍陽并肩作戰,兩個人一前一后,左右逢源,開始發動對歐陽云峰的攻擊。

    事已至此,王大錘知道說再多也沒有用了,所以只能拼一把了。

    雖然他們兩個的實力比起地仙境中期的歐陽云峰,完全是以卵擊石,但是只要有一線生機,他們就不會放棄。

    但是龍陽使盡了渾身解數,他已經足夠努力了,可是盤龍脊根本無法破開歐陽云峰的攻擊之勢,反倒是被對方步步緊逼,踉蹌而退,宛如秋風掃落葉一般,根本沒有任何還手的余地。

    龍陽內心的震撼非常大,這個家伙,果然很強,看來自己必須要盡快提升實力,只有實力提升了,才能夠有底氣站在這里。

    地仙境,用不了多久,他一定能夠突破地仙境的!

    不過龍陽同樣不是個愿意認輸的人,半步地仙鏡配合盤龍脊,就算是噗通的地仙境,也能夠一戰了,龍陽向死而戰,向死而生,毫無顧慮。

    而一旁的王大錘也跟他共進退,生死勿論。

    “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王大錘信念堅定,一臉嚴肅,與龍陽四目相對,帶著生死契闊的決絕。

    “待會兒我們佯裝后退,跟我騎上竄天猴,咱們撒腿就跑,千萬不要回頭,能不能逃出去,就看這一次的了。”

    王大錘傳音給龍陽說道,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沒有選擇了,被歐陽云峰逼得步步為營,喪失了主動不說,這樣下去,死亡只會迅速逼近。

    逃出去,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龍陽心中感慨萬千,如果是王大錘自己跑的話,或許現在已經在九霄云外了,但是加上他,還在這么短的時間之內,完全在人家地仙境中期的掌控之中,要想逃出生天,實在是千難萬難。

    “歐陽世伯,得罪了,既然你執意要我們死,那這一次咱們就同歸于盡吧。”

    王大錘怒吼著說道。

    “上天入地,殺神一式!”

    王大錘聲音震天,震耳欲聾。

    歐陽云峰瞳孔緊縮,臉色大變。

    “你竟然學會了你父親的絕世手段!”

    歐陽云峰臉色微變,迅速后退而去,雖然王大錘的實力還不夠強,但是這上天入地殺神一式,可是她父親的絕命殺招,沒想到她竟然給學會了,這一次,連他也不敢攖其鋒銳了。

    眼看著歐陽云峰退后而去,王大錘心頭一喜,拉起龍陽,低聲喝道:

    “快跑!快跑!”

    龍陽也是沒想到,王大錘竟然用這種手段來恐嚇歐陽云峰。

    兩個人騎上了竄天猴,迅速扶搖而起,飛上海面之上。

    “可惡——我跟你勢不兩立!”

    歐陽云峰做夢也沒想到,王大錘竟然會嚇唬他?

    她根本就沒有學會她父親的殺招,關鍵時刻,竟然跟自己玩起了心眼。

    “再見了歐陽世伯,兵不厭詐,哈哈哈。”

    王大錘大笑一聲,兩個人直接破水而出,準備踏浪而去。

    歐陽云峰窮追不舍,但是竄天猴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一旦脫離了歐陽云峰的掌控之后,就是海闊憑魚躍。

    “怎么樣,我聰明吧,嘿嘿嘿。”

    王大錘嘿嘿一笑,滿臉的驕傲與自信。

    龍陽還沒等來得及夸她,頓時間海面之上,一記遮天巨掌,橫掃千軍,碾壓而下,水形巨掌,蔽日遮天,迎面襲來,讓兩個人避無可避。

    “想走?門都沒有!”

    一聲冷喝之聲響起,一個黑影出現在海面之上,傲視群雄,赫然便是公羊少覃。

    這個時候,王大錘的臉色徹底垮下來了。

    “龍陽,對不起,這回咱倆好像真要光榮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OB体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