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瘋狂農民工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974章 王德貴出事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夏總!這些天辛苦你了,你不要著急走,咱們倆必須好好的喝上兩杯。”

    王有財一激動,便紅著眼圈給夏建說道。

    夏建伸手在王有財的肩膀上輕拍了兩下說:“節哀順變,有些事情要想開一點。我這次回來已有好幾天了,你知道我的事情比較多,所以這酒不能喝,今晚連夜必須回市里。”

    夏建說著轉身就走,王有財一直把夏建送著走出了他家的大門。

    有句話說的好“娘在,家在”王有財站在院子里,他兩眼空洞,心里有種說不出來的傷感,他心里默念著,他成了沒娘的孩子。

    直到今天,他還是有點不能接受,他媽陳月琴一向身體不錯,為什么就忽然走了呢?這就是他最無法釋懷的事。他想著,就算是老娘生個什么大病,讓他們在病床前好好盡盡孝,最后因病慢慢走了,這樣他還能接受,可是

    走的太猛了,他接受不了這個事實,還有他老爸和他一樣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他心里是清楚的,他大哥和二哥這幾天一過,什么事情也就沒有了。

    “有財!我想跟你說幾句話。”

    就王有財正站在院子里發呆時,二哥王有道輕輕的走了過來。

    王有財看了他的這個二哥一眼,他有點不屑的說:“你如果想說明天就要回去,那你就回唄!家里有我,用不著你來操心。”

    “你怎么能這樣想,我再不孝,也要給媽把三服了,如果情況允許,我得過了她的頭七再走。”

    王有道說著,聲音便有點哽咽了。

    王有財看了一眼王有道,便冷哼一聲說:“有事還是回到房間里說吧!院子里人多,他們聽了會笑話我們。”

    王有財說完,便大步回了堂屋。桌子上放著老娘陳月琴的遺像,蠟燭呼呼的燃燒著,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恍惚感,王有財始終覺得老娘還在。

    地上的草鋪里,大哥王有發睡的正香,呼嚕聲打的地動山搖。王有財有點厭惡的在王有發的腳上踢了兩下說:“回去睡,媽已經送了,你也沒有必要在這里守了。”

    王有發翻身而起,他揉了揉眼睛,然后打了個長長的呵欠說:“那我回去睡了,有什么事就打電話給我。”

    王有發說完起身便走了,這時幫忙的人也陸續走完了,整個院子里只有姚春妮一個人在走來走去的收拾著什么。

    “時間不早了,你趕緊回房去睡,別在院子里走來走去了。”

    “我再收拾會兒東西,收拾好了就睡。”

    姚春妮聲音有點沙啞的對王有財說道。

    王有財按理來說他能有這么能干的媳婦高興才對,他不知哪來的火氣,他忽然大聲吼道:“收拾個屁!你走來走去影響別人睡覺你知道嗎?回房去睡。”

    一看三弟發了這么大的火,王有道便輕輕的拉了一下他說:“給春妮發什么火,咱們不是要說話嗎?她能影響什么?”

    王有財這才轉身坐在了屋內的椅子上,他看了一眼二哥說:“現在這屋內就咱們兩個人,你有什么話就說。”

    “有財!媽走了,家里就留下爸了,我離的遠,好多的事情還得你來照顧他。總之一句話,你有什么需要,只管招呼一聲就是。”

    王有道壓低了聲音,他小聲的對王有財說道。

    王有財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說:“咱們新農村的房子快收拾好了,這個院子要空出來。等到了新農村,那邊有老年活動室,爸沒事了可以去哪邊玩。”

    王有財有點答非所問的胡亂說了一句。王有道發現王有財好像不太愿意和他說話,于是他便坐著沒再吭聲。

    這時王德貴弓著身子,他一邊走一邊咳嗽著走了進來。他看了一眼屋內的王有財和王有道說:“時間不早了都回房去睡吧!”

    “我今晚睡這屋陪你。”

    王有道忽然嘆了口氣說。

    王德貴呵呵一笑說:“我都是老頭子了,什么事情沒有經過還要你來陪。不用了,人一上年紀瞌睡特輕,稍有風吹草動就睡不著了,我們還是各睡各的,都別相互打擾了。”

    “那我讓小龍和你睡?”

    王有財連忙對老爸說道。沒想到王德貴卻搖了搖頭說:“不用了,小孩子睡覺動靜太大,我怕吵,還是我一個人睡著好。”

    一看老爸油鹽不進,兩兄弟只好走出了堂屋。他們剛走出來,便聽到老爸已把堂屋的房門關了起來。

    王有道回了他們的房間,可王有財卻站在院子里吸起了煙。他抬頭看著皎潔的月光,內心無比的傷感。小時候他惹老娘生氣的事,如放電影一般全浮現在了他的腦海里。一樁樁,一幕幕,全像發生在昨天。

    “回去休息吧!這些天你沒怎么睡覺,恐怕累壞了。明天起來還有事,一期一期的要過到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另外還有百日紙。你這個當老三的,要把這責憑全擔起來。”

    不知道什么時候姚春妮披著一件衣服走了過來,她輕聲的對王有財說道。

    王有財丟掉了手中的香煙,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這才跟著姚春妮回了房。

    第二天一大早,不知道什么原因王有財竟然驚了醒來。他再也睡不住了,他趕緊穿上衣服便起了床。推開房門才發現,原來天還沒有大亮。

    王有財上了趟廁所,便趕緊的回了堂屋。堂屋的房門敞開著,桌上燒著香蠟,可屋內卻沒有老爸王德貴的影子。

    王有財有點急了,他大聲的朝著西屋喊道:“二哥!你快起來了,有事找你。”

    不一會兒時間,王有道一邊系著衣扣,一邊從西房他的屋間里走了出來。

    “這么早怎么了?”

    “我爸不見了,你說這么早他會去哪里呢?”

    王有財說這話時,只覺得后背發涼,忽然他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王有道不傻,他立馬臉色一正說:“咱們去媽的墳上看看,你趕緊給大哥打電話。”

    王有財點了一下頭,便放開步子朝著大門外跑去,王有道便從后面追了上來。

    忽然間,一聲鳥的怪叫聲從村外傳了過來,在寂靜的早晨聽著有點可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OB体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