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法傲世錄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一章 審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此時,在某間小屋里,一名男性此刻綁在椅子上,一動不動,相似睡著的樣子。

    這間小屋不是很大,可以說是密不透風,除了有可以出去這間屋子的門以外,就找不到任何出口的位置了。因為,這個房間里壓根就沒有窗戶。

    也或許是這里沒有窗戶的原因,導致了這里的空氣不是特別容易流通,以致于這間房屋里的氣味有些難聞,到處充滿了潮濕的氣味。并且,還摻雜的一些尸體腐爛的味道。

    至于腐爛的尸體是什么,在墻角,幾只不知道什么時候死去的老鼠的尸體就在那里,尸體存在時間過久,導致已經腐爛,散發著氣味十分難聞。

    加上,這里沒有窗戶,外面的光亮無法照射進屋子里,從而,外面是黑天,還是白天,在這間屋里的人根本不知道。

    可以說的是,這個地方完全不是人待的。房間里的作嘔的氣味和讓人喪失時間感知能力,誰能在這里待很久,那么這個人就絕對不是一般人。

    當然,也不能說都是自愿進入到這個房間里的,像比如說眼前的這個被綁著的那個男性,就是被人弄暈了之后,帶到這里來的。

    就在這個時候房間里進來了三名男性,其中一名男性年紀不是很大,看起來約二十來歲,另外兩人就顯得年紀比較大了,至少來說得三十多歲,甚至有可能都四十了。

    就見到那名年輕的男性進入屋子的瞬間,就站住了腳步,似乎對眼前的這間屋子散發的刺鼻的味道給鎮住了。

    大概過了一會之后,就見那名年輕男子似乎使用了某種魔法,然后進入了房間里,一邊走一邊詢問周邊的兩名男子是否也用自己這個魔法,那兩名男子先是搖了搖頭,但隨后點了點頭。似乎,他們剛進來時候覺得自己可以承受的住,但是隨后發現,自己想多了。

    這名年輕的男子不是別人,正是文森本人。而跟隨著文森一起的兩名男子,則是坎伯蘭的貼身護衛。

    說起來,自從尼娜為坎伯蘭進行治療之后,原本,那個斷裂的手臂是不可能復原了,可沒有想到的是,經過魔法的治療,竟然奇跡般的長出了新的胳膊和手。

    尼娜示意了一下坎伯蘭動動手,看看是否與之前的一樣。

    確認無誤之后,坎伯蘭有些興奮,就感覺自己獲得了新生一樣。

    也正是因為如此,加上尼娜和文森是同伴,所以,坎伯蘭愿意跟隨文森。

    而坎伯蘭的左膀右臂兩人,見到坎伯蘭都這樣了,他們自然也表示愿意為文森赴湯蹈火。

    審訊的事情,文森倒不是很在行,而坎伯蘭也看出文森不太擅長這個,恰巧的是,坎伯蘭的身邊的左膀右臂,對于這個很在行,所以,這次進入到這個房間審訊的事情,文森就帶著他倆來了。

    經過一番詢問,文森知道,這兩人一個叫亞芬,一個叫吉魯。其中亞芬負責幫助坎伯蘭處理軍事,而吉魯負責處理政治。

    對于坎伯蘭能夠有這左膀右臂還處理政治和軍事,文森就感覺有些不一般,隨之經過詢問坎伯真實身份,讓文森有些大跌眼鏡。

    坎伯蘭真實身份竟然是王子。

    對于坎伯蘭身為王子卻在神獸王國任職,文森有些疑惑。但隨后經過一番解釋后,文森才明白怎么一回事。

    坎伯蘭雖然是王子,但并不是五大王國的,而是小國的王子。

    按照凡爾納大陸上,小國為了生存,必須附屬于周邊大國,享受大國的庇護。

    當然,也可以選擇不被庇護,可如果這樣,那么發動了侵略戰爭碰到了實力強大的國家,滅國也是很有可能的。

    所以來說,為了生存,不得已附屬。

    而坎伯蘭的國家如今附屬于神獸王國,按照規定來說,附屬國需要上供給大國,并且,皇室成員也要成為大國的臣民。

    所以自然的,作為皇室成員的他就成為了神獸王國的臣民。

    亞芬和吉魯兩人,作為皇室的貼身護衛,被派遣保護坎伯蘭的安全。

    如今坎伯蘭成為了神獸王國的臣民,那么亞芬和吉魯也就自然的跟隨著坎伯蘭一起加入了神獸王國,為神獸王國賣命。

    文森也覺得,坎伯蘭這個人挺不錯,是值得深交的朋友。于是文森也就告訴了坎伯蘭他們此行的目的。這一說,坎伯蘭決定不再為神獸王國賣命,而是跟隨著文森一起前往龍島。

    文森表示十分歡迎。不過,在離開這里之前,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問清楚背后指使者是誰。

    眼前這個昏死的綁在椅子上的這個男性,正是經過了尼娜治療后,又被尼娜給弄暈的艾爾魯了。

    想要得到想要的消息,就得從他身上下手。

    坐在艾爾魯面前的椅子上,文森上下打量了一番艾爾魯,隨后示意亞芬把他喚醒。

    喚醒的方法很簡單,直接對著他身上潑了一盆水就行了。

    被這突如其來的冷水澆灌,艾爾魯直接醒了過來,隨之還打了一聲噴嚏。看來應該是剛才的冷水給他弄得有些發冷。

    “醒了。”文森看向了艾爾魯,淡淡的說道。

    艾爾魯醒了過來之后,先是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隨之也是有些露出了想吐的表情。

    這昏睡的時候倒還好,感受不到周圍的環境。可這一醒來之后,就立馬感覺到了周圍環境的氣味是多么的難聞。以至于都想要吐了。

    “這里是哪里?”艾爾魯醒過來,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這你就不要管了,現在,我們問什么問題,你就要如實回答就好。而我們,也會放你出去。”文森一副玩味的表情,看著艾爾魯,隨之說道。

    聽到文森這么一說,艾爾魯到也不傻,他立馬想到了,文森打算問自己什么問題。露出了不屑的表情看著文森。

    “我知道你要問我什么問題,所以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是什么話也不會說的。”艾爾魯還不等文森開口,直接拒絕回答。

    見到如此堅決的艾爾魯,一旁的亞芬有些沉不住氣了,很想教訓一番這個不知好歹的家伙。但他沒有直接動手,而是看向了文森。

    只要文森令下,亞芬二話不說,上去就對艾爾魯一頓招呼,先讓他漲漲教訓。

    文森沒有說話,而是背對著艾爾魯,隨后對著亞芬擺了擺手。

    文森這般舉動,亞芬豈能不知道什么意思。

    欺負人這個事情,亞芬最擅長了,尤其是讓他生氣的家伙。

    “注意分寸,我還要審訊他呢。不要給打死了。”文森提醒道。

    “好嘞!”亞芬興奮的說道。

    隨后,亞芬扭了扭脖子,掰了掰手指。以至于手指關節咔咔作響。

    “我先出去透透氣,完事了叫我。”文森說完之后,離開了房間。

    換做以前,碰到這個事情,文森絕對不會選擇用嚴刑逼供的方式逼迫他人說話出實情。對于文森來說,他覺得這么做略顯得殘忍了一些。

    但經過了各種事情,經歷過戰場廝殺,見到過自己的戰友犧牲和對手的犧牲。經過生死洗禮之后,文森到覺得與其仁慈,讓自己的人白白犧牲,倒不如,直接殘忍一些。或許這么做才能救得了自己人。

    屋內傳來了喊叫聲音,文森知道,亞芬肯定是在“教育”艾爾魯。

    約摸過了十幾分鐘的時間,屋門打開,只見亞芬一副十分舒坦的樣子,看樣子,他好久沒教訓犯人了,趁著這個機會,亞芬好好的教訓了一番。

    “怎么樣,搞定了?”文森問道。

    “呵呵,搞定了,他說全都招。”亞芬興奮的說道。

    “你做的不錯,接下來就交給我們吧。”文森拍了拍亞芬的肩膀,笑著說道。

    隨后,文森示意吉魯一起來審訊。而亞芬負責守衛外面,防止出現情況。

    往往審訊的時候,就會有可能冒出個刺客殺人滅口,從而堵住嘴。因此,這次選擇的房間,也是較為偏僻的地下室,而且,在地下室的入口,以及屋門口等地方,都有人把守。加上這個房間里沒有窗戶只有一扇門,自然不會有什么刺客偷襲。

    要知道,杰里米可是派遣自己魔法師軍隊利用魔法探測,感知周圍。這個魔法可以探知附近是否有敵人埋伏,可以說是十分的方便。而這個方法,則是文森教授給他的。

    文森也是很放心,把重要的事情交給杰里米負責。畢竟,作為同伴要無條件相信。

    經過這十多分鐘的教訓后,艾爾魯此時身上布滿著傷痕,看樣子,亞芬這下手還是挺重的。

    不過重歸重,亞芬還是聽從了文森所說,沒有痛下狠手,所以,即便是艾爾魯受到了傷,但并不是什么重傷,頂多就是讓艾爾魯漲漲教訓而已。

    “說吧,把你知道的內容都說出來。”文森也不想和他多說什么,直截了當的問道。

    “你們的上司是誰,這次行動的目的是什么?”一旁的吉魯問道。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OB体育网